半浮

兴趣写文
希望收到评论❤️
黄轩沉迷中

【现欧(魔法paro)】萤火虫的胜利(上)

♩当前情况:老高暗恋欧阳,欧阳对老高有好感却不自知。
♩私设多如山,一个大杂烩的魔法世界。
♩文中奇怪的名字都有对应的英文,可以猜一下。
♩祝阅读愉快^ω^
————————————
这是一个霜寒露重的满月之夜。

对于魍(wang)翊(yi)魔法学院的学生来说,最好的选择莫过于窝在宿舍温暖的大床上,听壁炉里木枝发出的细微爆裂声响,来一点舒缓的音乐,看看书、赏赏月,和同寝好友说说话。

对于欧阳和高述来说,他们很不幸的,只能占上最后一条,和彼此说说话了。

原因很简单,他们被困在了萤笠森林。

欧阳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将自己缩成更小的一团,衣服完全无法抵挡浓重的寒意,骨头缝里都泛着酸胀的僵硬感。

他俩现下藏身于一个并不宽敞的洞穴中,两人相对而坐,中间是一小堆树枝,大部分已经成了碳,向四周发散着微弱的红光与热量,只能不让这一小块地方完全冷下来,但若想要身体暖和起来却绝无可能。

红光渐渐暗了,欧阳感觉到温度变化,忙开始小声念咒,双手不情不愿地从披风中到外面,结了个并不复杂的手印。不多时,一道淡光自他手指尖发出,不偏不倚地射中了树枝堆底部,本来该熄灭的地方再度泛起火光,有的地方甚至燃烧了起来。

借着一点火光,欧阳开始盯着高述的脸发呆——反正他正闭着眼——为什么俩人会陷入这样的困境呢?自己明明一向运气都那么好。

是了,是森林里突然起了大雾,能见度不足两米。老师当下便让大家都不要动,抓住旁边同学的手,聚集到一块儿。当时高述就站在他旁边,却突然像魔怔了似地向队伍的反方向走……欧阳喊了几声不见回应,身边有没有其他同学,拉又拉不回来,眼看他就要走出视线范围,只好先跟着,到时再做打算。

谁知,跟着跟着,欧阳却失去了意识,再醒来,已经是黄昏,高述躺在他身边的草地上,额发凌乱,脸边是柔软而颜色鲜丽的青草,眉毛微微皱起,像个沉睡的王子。

欧阳一时竟不想叫醒他。

好像,从他们认识以来,这样由他看着他的情况极其少有,更多的时候,是老高看着自己读书,是老高看着自己展示偷偷学的术法,老高看着自己打昆特牌大赢特赢,老高看着自己吃辣坡特,老高看着自己......

他的心怦地一跳。

但他立马摇了摇头,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想把那一丝暧昧得莫名的情绪驱赶出去——他们只是最好的朋友。

虽然高述不可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是莫名有点心虚……

还是和他聊聊天吧,不然太无聊了,人一无聊就会胡思乱想。欧阳想。

于是他向火堆挪了挪,道:“老高,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冷啊,你还有什么别的法子取暖吗?”

高述睁开眼,摇摇头:“我没有学过和火有关的术法,你的‘气’还剩多少?”

欧阳:“大概还能撑三四个小时吧……这个咒我不熟,施起来太耗‘气’了。”

高述沉思了一会儿,从怀里摸出一块晶莹的石头,递了过去:“这是我家给我的,你‘气’不够了直接从里面抽就行,应该能够撑到天亮。”

欧阳惊得睁圆了眼睛,“行啊老高,太财大气粗了吧。”

“……我也就这一块,你拿去吧。”

欧阳接过石头,稍稍安了心。‘气’用尽了的脱力状况如果出现在这里,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就毫无抵抗能力了。有了这石头,就保证了欧阳明天的状态。

每隔半个小时左右,欧阳要么被叫醒,要么被冻醒,打着哈欠补完火再沉沉睡去。

高述和欧阳都刚刚升入二年级,这次本来是和班级一起跟着植物学老师出来上实践课,谁知一走散了,便再也找不到路。

魍翊魔法学院的一年级新生只学习理论而不学习术法,二年级也是以理论为主,只会学习少量的术法,直到三四年级才会有大量的实践、术法课程。

高述和欧阳此时便是这样窘迫的局面,空有一肚子知识却没有使用经验,仅有的会的几个术法大多派不上用场,要不是欧阳从一年级起就偷偷躲着老师看‘闲书’,学了一堆稀奇古怪的术法,其中有个正好能生火,恐怕今晚都撑不过去。

然而他究竟经验不足,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在学校时也不敢多练习,术法威力都弱化了不少。不然也不会只能点起火苗了。

——————————

这一夜好不容易撑过去,欧阳的消耗远比他预想的大,要不是有高述给的那块石头补充,恐怕早已进入脱力状态。

阳光渐渐洒进洞穴,高述一醒来,就看见欧阳白着一张小脸,裹着披风歪倒在火堆边,手上还牢牢抓着高述给的石头。他眼眶下原本白皙的皮肤上有淡淡的青黑,显然一晚上都没睡好。

高述心中愧疚,要是他这时候也能帮上忙就好了,只可惜他一直跟着老师的进度,没有学习课程以外的术法,这会儿一点儿忙也帮不上,只能干着急。

他站起来,又弯下腰,拍了两下欧阳的肩膀,轻声道:“欧阳,天亮了。”

欧阳迷糊地摇了摇头,眼睫颤动,努力想睁开眼,却因实在太困而以失败告终。

这一夜他消耗极大,此时气温回升,他只想好好睡一觉。

“欧阳,该起来了, 太阳已经出来了,”高述顿了顿,接着说,“森林里的那些魔兽……恐怕也要起来觅食了……”

欧阳胡乱吱唔了几声,表示听见了,但起来仍是一个艰难的决定。身体僵硬,动起来骨头也发出咯啦咯啦的声响。

欧阳好不容易和困意斗争完毕,成功坐起来,顺便伸了个懒腰,这才睁开方才一直闭着的眼睛,入眼便是高述一张有些憔悴的帅脸,有点担忧地望着他。

高述关切地问:“你还好吧?状态怎么样?”

欧阳打了个哈欠:“昨夜太冷了,浑身疼……还好这次和你在一起,不然昨天估计要冻死几次醒都醒不过来。”

“嗯,是我连累了你,当时不知怎么就没法控制身体了......也说不出话。”

“哪儿的话,不连累不连累,要当时没跟着来,现在我肯定是找你的队伍中的一员,横竖是在这个破森林里,还不如在你旁边。”

高述苦笑:“我倒希望当时你没跟着来,也不至于俩人都困在这个鬼地方出也出不去。”

欧阳摆手:“嗨,别说了,都是兄弟,应该的。乐观点儿,指不定过会儿就有人找到我们了呢!”

高述:“希望如此......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儿吧,看能不能找到路,如果能碰到其他人也好。”

欧阳应了一声,手一撑地就站了起来。然而昨天睡觉时姿势大概不太正确,腿上酸麻不已,根本站不住,眼看就要摔倒。

高述忙眼疾手快地扶了一把,这下摔是不会摔了,但这样一来,两人的距离就太近了……

十分浪漫的是,欧阳几乎栽进了高述的怀里,十分不浪漫的是,他比高述矮一些,下巴正撞到高述的肩膀,又非常不凑巧地到磕了舌头,一点刺痛迅速自舌尖蔓延开来。

“嘶……好痛……”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欧阳捂着嘴巴,暗想真是难得的倒霉。

“磕到舌头了?”高述还没来得及有任何想法,欧阳便从他身边蹦开,双手捂着嘴巴,表情扭曲。

欧阳痛苦地点点头,说不出话,却见高述的表情认真起来,“有没有出血?让我看看,我会简单的治疗术。”

他嘴里尝到了点铁锈味,大概伤得不轻。他张开嘴巴,把舌头伸出来一点,肉粉色的舌尖上一小片红色,还在往外渗血。

然而……还不等高述使用治疗术……异变突生。

洞穴的极深处,传来一声野兽的低吼。

高述当下神色一变,也顾不得使用治疗术了,一把抓起欧阳的手就往外跑。可怜欧阳,一连串事情发生都还没反应过来,腿还麻着,舌头还疼着,便被扯着跑出了洞穴。

外头晨光熹微,四周皆是高大的树木,而枝叶颜色各不相同,交织在一起,隔着清晨朦胧的一层薄雾,煞是好看。

只不过此刻欧阳毫无心思欣赏这美景,他被高述带着,在树林里飞奔,已经快吐魂了。

欧阳一个死宅,平时难得运动,更别提跑得这么快,心中各种问号,那声音听起来那么远,有必要像见了鬼一样跑吗?

“喂,老高,我说......”

“别说话!”高述头也不回,一路狂奔,“那是布洛德莱克兽!学过的!”

???!!!居然是那东西......运气敢不敢再好一点???欧阳内心疯狂吐槽,却死活不敢张嘴了。

大名鼎鼎的布洛德莱克兽,皮糙肉厚,体型巨大,对鲜血极为敏感,喜独居,常住在洞穴深处,能从极远处闻到血的味道。一旦闻到血的味道,布洛德莱克兽便会立刻从假寐状态中苏醒,开始追捕血的源头。尽管自身没有任何攻击手段,但是它会放出一种使人麻痹的毒素,然后用它那长两米,宽半米的软舌不断舔舐流血的伤口。

它的唾液中含有阻止伤口愈合的成分,伴随着它越来越快的舔舐,伤口会越来越大,流的血也会越来越多,而在猎物失血而亡的同时,只吃活物鲜血的布洛德莱克兽会结束进食。

总而言之,被它抓到绝对没有好下场。

好在它还有些弱点——行动不快,最高速度也只能达到人类小跑的速度,且只追击有伤口的猎物,一旦猎物伤口愈合就不会再追击。

在布洛德莱克兽追上你之前,跑得远远的,抓紧时间用一切方法让伤口愈合,几乎是摆脱它的唯一方法。

欧阳舌尖上的伤口并不大,两人全速奔跑了十来分钟,估摸着在布洛德莱克追上他们之前还能有几分钟缓冲时间,俱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高述上气不接下气地开始念治疗咒。虽然念得磕磕绊绊,但或许是欧阳的运气终于开始起作用,好歹成功地释放了出来。

欧阳吐舌,恰露出伤口部分,高述也就顺势将治疗术施于其上。随着一阵柔和的绿光,那个破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很快,就完全恢复了,只剩周围一圈淡红色的血。

欧阳含糊地说了声谢谢,咽了几口口水,将口腔里的血气咽了下去。与此同时,一直持续的尖啸声也倏地停了下来。

两人都脱力般地坐在了草地上,直到这会儿,欧阳才敢大口喘气。

“还好......还好你会治疗咒。”欧阳心有余悸。

“这个上课也讲过,不过那节课你没来。”高述疲惫地说。

“......我回去了一定好好上课。”

“不太信。”

“我是说真的!回去了一定好好学习每天按时上课......恩......除非有人约我打昆特牌,除非天气太冷,除非天气太热……"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

高述递了一个“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眼神,嘴上却还是留足了面子,道:“好,等回去一定天天拉着你去上课。不过现在,还是先找路吧。”

他环顾四周,无奈地发现,在这十分钟慌不择路的疾跑中,他们只是从一个不知道在哪里反正是在萤笠森林里的地方到了另一个不知道在哪里反正还是在萤笠森林里的地方罢了。

好消息是,太阳又出来了一些,加上刚刚的剧烈运动,两人现在一点也不冷了,甚至有点热。

坏消息是,他们已经饿了三顿饭了,肚子开始发出抗议的声响。

俩人说起话来都努力表现出乐观的样子,实际上,对于他们现在在哪里,能不能走出去,老师们能不能找到他们,心中一点底也没有。

老天,求你给条明路吧!欧阳绝望地想。




——————————
感谢阅读!期望可以收到评论!后面的剧情我也还没完全确定,有任何想法都可以评论出来,鞠躬。

评论
热度 ( 13 )

© 半浮 | Powered by LOFTER